{ad.jyyl}
顶点小说 > 异世界的美食家 > 第六百六十四章 鳄口逃生

第六百六十四章 鳄口逃生

  狰狞的鳞甲漆黑而深邃,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点点的光芒,光芒璀璨,仿佛有无数的灵气在其中凝聚。

  锋锐的獠牙根根如玉石般的璀璨,张开,其上有凶戾之气在流转,一张一合之间,仿佛虚空都是要崩塌似的。

  这是一头鳄鱼模样的灵兽。

  步方被一根水柱给冲到了天穹之上,看到这头庞大灵兽几乎遮蔽了整个四周的可怕体型,那摇曳的尾巴像是一把尖锐无比的长刀,横扫而过,虚空都似乎要被切开似的。

  汗毛根根倒竖,步方第一次感到有几分寒意。

  蓝姬早已经浑身僵住了,她瘫软在了地面之上,娇躯在微微的颤抖。

  祖鳄苍牙……

  这是一只记载在典籍之中的可怕凶兽,据说是第一代饕餮谷谷主将其封印在这落日湖当中的。

  经历了诸多的岁月,这只凶兽再一次的出现。

  落日湖中凶兽密布,深不见底,据传说在湖底深处还有比起这祖鳄更强大的灵兽,不过谁也未曾见到过罢了。

  这一次居然是遇到了祖鳄……蓝姬感觉自己真的要窒息了,浑身上下都是变得僵硬了起来。

  她不敢有丝毫的动弹,她怕祖鳄突然动手。

  以祖鳄的可怕实力,要杀她……简直易如反掌。

  金甲卫早已经看呆了,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那遮天蔽日,一个眼珠子就比他们还要巨大的祖鳄,浑身都是哆嗦了起来。

  那裹在金甲下的身躯抖动不已,使得金甲互相碰撞,发出了当当的声响。

  轰!!

  忽然。

  祖鳄张开了嘴,那遮天蔽日的大嘴仿佛要吞天一般的咧开,那刹那间,仿佛风云都是色变。

  恐怖的气息瞬间侵袭而来,金甲卫亡魂皆冒。

  这是祖鳄,不是灵斑吞天鱼。

  他们四人能够和灵斑吞天鱼周旋一番,但是碰到这祖鳄苍牙,别说周旋了。

  能不能逃走都还是个问题。

  他们感觉自己的四肢都僵硬了起来,想要移动都是变得困难。

  扑通!

  忽然,一位金甲卫身躯一软,脚下的真气操控紊乱,直接沉入了湖水中,他满脸的惊恐之色,在水中挣扎着……

  他魂都是要被吓出来了,转身便是朝着那远处游去,他想要逃走,逃亡走。

  哗啦啦……

  那水声在黑夜之中是那么的清晰,让人听着都是感到一阵毛骨悚然。

  剩下的三位金甲卫看到这一幕,眼眸都是一缩,毫不犹豫,他们三人便是瞬间奔腾而出,踩踏着湖面,朝着那岸上狂奔而去。

  可是他们越是狂奔,一颗心则是越加的坠落。

  绝望之意蔓延在他们的内心之中。

  这里是湖中心……离岸太远了。

  喷薄的水柱消失了,步方的身形便是从虚空之中猛地坠落而下,狠狠地砸在了那祖鳄的脑袋之上。

  嘭的一声,让那蓝姬一脸的呆滞。

  步方面无表情的从那祖鳄的脑袋上爬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雀羽袍,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。

  轰隆。

  祖鳄的身躯猛地一颤。

  下一刻,那在前面狂奔的四位金甲卫便是一呆。

  因为他们发现那祖鳄游动了起来,缓缓的朝着他们飞速的靠近,祖鳄的眼眸如灯笼一般高高的悬挂,其中充斥着一种看食物的目光。

  金甲卫想哭……能不能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们,他们很慌。

  哗啦啦……

  水流瞬间沸腾了起来,下一刻,轰然一声响,那遮天蔽日的大嘴便是猛地朝着四位金甲卫扑去。

  四位金甲卫被吓的想哭,身上的气息迸发,一道道真气柱子,冲天而起,他们的头顶之上,一道魂梯浮现。

  然而,他们的这些动作,并没有什么用,并没有给那祖鳄带来任何的犹疑。

  猛地咬下。

  真气柱子崩碎,四位金甲守卫直接便是被一口吞了下去。

  其中有一位想要逃走,被那牙齿咬合而起,直接碾压的粉碎,化作了一摊碎肉。

  嘎吱嘎吱……

  祖鳄缓缓的咀嚼,那骨头摩擦的声音让待在它背上的蓝姬本来挣扎站起来的身形,又是软了下去。

  步方觉得他应该跑路了……

  他如今的实力真的不是这只庞然大物的对手。

  就算有龙骨菜刀在手,他也没有丝毫的希望,虽然龙骨菜刀会对灵兽的实力形成压制……

  但是……眼前这头大鳄鱼是在是有些变态了。

  不过看着这鳄鱼身上灵气充裕的几乎要凝滞成实质的肉,步方心中忽然有种想要切下一块烹饪的冲动。

  缓缓的迈开一步,步方在这鳄鱼的背上走了几步,那坚硬的鳞甲之下,就是那充斥灵气的肉。

  步方伸出手拍了拍那鳞甲,那种冰冷的感觉,让步方感觉自己的手掌都是要被冻僵了一般。

  好冰啊。

  雀羽袍微微拂动,散发出一股暖意,流淌过步方的手掌,使得他那僵硬的手掌都是活络了起来。

  活络之后,步方嘴角顿时一翘。

  下一刻,手掌之上,青烟缭绕而起,龙骨菜刀便是落入了他的手中。

  古朴漆黑的龙骨菜刀在黑夜之中散发着微弱的光华,步方熟稔的耍了一个刀花,尔后握住。

  远处,蓝姬一脸呆滞的看着握着把菜刀,脸上浮现出兴致满满之色的步方。

  这个家伙想要做什么?

  他是疯了么?拿出把菜刀想干嘛?这个疯子……这个变态!

  蓝姬毛骨悚然的看着步方将菜刀缓缓的挥向那祖鳄肉上,眼睛中的不可思议都几乎要蹦跳出来。

  她感到惊恐,下一刻,转身变跑!

  一边跑一边口中还在暗骂。

  “这个疯子!这个居然想要吃祖鳄肉的疯子!!”

  蓝姬再也不负之前那股清丽和淡定,现在步方在她眼中……就是疯子的代名词。

  谁敢招惹祖鳄啊……

  谁敢觊觎祖鳄肉啊!那是普通人敢觊觎的?

  这个连神魂境都未曾达到的小厨子……居然敢挥动菜刀对准祖鳄肉,想要觊觎祖鳄肉!

  “听说鳄鱼肉很难吃,不过这大块头的肉中,灵气充溢,味道应该很不错……”

  撕拉!

  龙骨菜刀的锋锐,步方很相信,切割而下,那祖鳄鳞顿时被切割开来。

  鳞片扒开,步方顿时挥动菜刀,真气充盈入龙骨菜刀中。

  顿时龙骨菜刀绽放璀璨光芒,变得金光熠熠,仿佛有神龙在其上流转和蜿蜒。

  下一刻,这金光璀璨的菜刀便是被步方猛地捅入了祖鳄肉中。

  那正在咀嚼的祖鳄顿时身躯一僵。

  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。

  蓝姬捂着嘴,整个人都快要疯了。

  步方……真的是个疯子啊。

  下一刻,祖鳄似乎是感受到了疼痛,眼珠子猛地一缩,嘴巴张大,长吼而起。

  那吼声,使得整个湖面都是翻腾了起来,浪花冲天。

  站在祖鳄背上的蓝姬一下子没有站稳,顿时落入了水中。

  不过她身形一个翻腾,踩在了湖面上,蓝色衣裙飘荡,张开步子,飞速疾驰。

  她现在脑海之中只剩下了一个想法……那就是逃。

  赶紧逃离这个如噩梦一般的地方。

  噗嗤!

  鲜血飞溅开来,步方猛地从其背上挖下了一块大肉,那肉晶莹发亮,其上纹路流转,精气和灵气仿佛凝结成实质,在其表面上流转。

  “好肉。”

  步方赞叹了一句,便是收起了那块肉。

  忽然,步方感到这鳄鱼的身形剧烈的抖动了起来,将他的身子都是给抖的抛飞了起来,猛地落在了湖面之上。

  两个庞大的眼珠子盯着他,那瞳孔如一把绝世好刀一般。

  对着步方,祖鳄发出了一声怒吼。

  恐怖的啸声,使得那湖面的水都是被吹的泛起了滔天巨浪。

  正在狂奔的蓝姬顿时被这巨浪给拍了回来,刚好落在了步方的身侧。

  看到步方,蓝姬发出了一声尖叫,二话不说,继续狂奔。

  然而,这一次,她逃不走了。

  祖鳄咆哮完,是真的发怒了,一爪子猛地拍下,湖水都是炸裂开来。

  眼前的这两个小蝼蚁居然在它的背上动来动去,简直是不知死活!

  嘴巴中都是喷出了热气。

  蓝姬浑身都是颤抖,险险的躲开了那一爪。

  整个人都是差点被吓呆了。

  步方身形也是一侧,躲开了这一爪子。

  若是被拍实了,就算是在湖面上,也一样会被这祖鳄拍成肉泥。

  轰轰轰!

  然而,祖鳄像是疯狂了一般,不断的挥动爪子拍下。

  蓝姬躲过了几爪子,整个人已经气喘吁吁。

  真气完全匮乏,她绝望了。

  下一刻,她的头顶之上,黑幕遮蔽,她扬起了脑袋,看着那遮天蔽日的狰狞巨爪,面容呆滞。

  轰!!

  浪花冲天,伴随着血色。

  一段蓝色布稠飘荡开来,顺着水流,哗啦啦的流淌。

  天泉圣女侍女,蓝姬,死。

  步方穿着雀羽袍,在黑夜之中,宛若一明灯闪耀。

  雀羽袍调整着步方的气息,使得步方在经过几番躲避之后,也只是有了微弱的喘息。

  一股可怕的压迫力产生,步方脚下的水面都是被吹拂开来。

  步方心神一动,猛地朝前方冲去。

  巨爪落下,湖水迸溅开来。

  轰隆声响,水花冲天,有灵兽、游鱼从湖水中猛地冲出,像是疯了一般朝着步方扑杀而来。

  步方眉头一皱,猛地伸出手,龙骨菜刀浮现,一刀斩出,瞬间将那两只鱼给穿过。

  “咦?这不是灵斑吞天鱼?”

  步方看着那被龙骨菜刀串起的两只小灵兽,轻咦了一声,似乎有些眼熟。

  忽然。

  下一刻,身侧狂风呼啸而起。

  步方浑身的汗毛都是倒竖,只觉得心神一阵颤栗。

  嘭的一声响,一股巨力作用在了他的身上,将他砸的猛地摔飞了出去。

  原来是祖鳄甩动了尾巴,一把甩在了他的身上。

  雀羽袍之上红色光华流转,一层波动笼罩而下,替步方挡住了那祖鳄的必杀一击。

  雀羽袍的主动功能,有一次无敌状态。

  正是这无敌救了步方一回。

  若没有这无敌,步方此刻能早已经被撕裂成两半,被那祖鳄一尾巴扫的炸裂开来。

  一个翻身,步方落在了湖面之上,离那祖鳄居然还有些距离,显然是被祖鳄尾巴的巨力给扫的。

  步方看了一眼,那从湖面上飞速游荡而来的祖鳄,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一手抓着一直灵斑吞天鱼,撒开步子便跑。

  祖鳄张大嘴,发出咆哮,掀起惊涛骇浪追逐而来。

  :。:

看过《异世界的美食家》的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新英体育  全讯  九亿观帝师  欧冠直播  伟德评书网  澳门音响之家  六合网  竞猜足球  伟德直营尊  澳门龙炎网